Array

吉安方言“想粉恰”与“太巴神”

     

峡江米粉  

■李梦星文/图

吉安方言有的生动有趣,诙谐幽默;有的有多种寓意,在不同语境中意思有异;有的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这些都蕴含着浓浓的乡土气息和无法割舍的文化记忆。

2018年11月25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在吉州区举行全市民间文化进校园授牌仪式,北京来了几位艺术家现场表演。其中一对演员表演相声,为了增加地方色彩和乐趣,临时问区文化馆的陪同人员,哪个方言词最逗人而且吉安人都知道。陪同人员说是“太巴神”和“想粉恰”。他们在相声中巧妙地加了这两句,赢得哄堂大笑。其实,这两句方言有着深厚的社会背景。

先说“想粉恰”。主要流行于吉安城区及周边城乡,正在向外扩展。没有文献记载什么意思,没谁考证过出处,也不知何时兴起。吉安把“吃”说作“恰”,“想粉恰”是什么意思呢?是形容一个人不切实际,想入非非;也是对别人的责怪和劝导,如“你不要想粉恰”。比如某人说做某个生意可赚大钱,听者知道他没这个能力,就会说“你想粉恰?”可为什么说是想粉恰而不是想其他东西恰呢?

“粉”是用优质稻米加工的粉条,不管是炒还是煮汤加上佐料都可口。“想粉恰”是吉安过去很多人的梦想。现在的年轻人会觉得奇怪,这米粉有什么“想恰”的?街上到处都有炒粉店。可是,以前却不是这样。在物资缺乏生活贫困的年头,有饭吃就很不错了,哪有钱去“恰粉”?尤其在统购统销、凭票供应食品的年代,米粉是集体或个人小作坊生产的,不但不会发票证出卖,还属于“资本主义尾巴”,常有被割掉的可能,属于“奢侈品”。我20岁以前就从没在店铺里吃过米粉,多想恰一碗淋上香麻油、洒上葱花、拌几块榨菜和剁辣椒的粉啊——加肉丝那更是奢望。那时真的很羡慕“街上”的有钱人可恰得到这高档的东西。于是,“想粉恰”这句方言,具有深重的历史感和社会意义。我这是“独家发布”,不知“老吉安们”意下如何。

“太巴神”有几种意思。一是骂人,形容一个人不太机灵,呆头呆脑;二是昵称,跟女人骂老公“死鬼”一样,比如姑娘笑骂男朋友是“太巴神”,其实是示爱;好友之间也常这样开玩笑,以示亲切。

“太巴”的“太”字,吉安方言读如“亥hai”,“太巴”就是伯父,民间把“太巴”用来形容块头比较大、不很灵巧的人。“太巴神”源于吉安流行更广泛的方言“神shen头”。“神”就是不太聪明,有些傻的意思。加上“太巴”,增添了“份量”,就更“神”了。还扩展为“神里神气”“蛮神”等口头语,都跟“笨蛋”和俗话的“蠢公”意思相似。为什么成为流行广泛的俗语?来源何在?我没见到任何记载,请教了多人也语焉不详。

据我分析,可能跟乡村旧时普遍流行的菩萨朝拜或大型祭神有关。主持仪式或神会的执掌负责人,就叫神头。可怎么演变成形容人的呆头呆脑?也可能是因神像是木头雕的,引申到人的木里木气,叫“木脑壳”,不开窍;或者是做神头的人只是呆痴地念经拜神,样子不灵便。还有就是有的大村是每家户主轮流做祭神活动的负责人,也叫神头,要做很多具体的事,被人叫来唤去的。智愚不一,有的懵懵懂懂不会办事,就引申为骂人的“神头”了。上述看法仅是“个人之见”,不一定正确,求教于大家。我希望,不管是原义还是引申义,吉安的“神头”越少越好。

吉安还有几个较为流行的方言,在不同的语境和场合中含义有别,不少讲究,不可忽视。

第一个是形态词“腻”字。不是读普通话的ni,去声,而是类似n、ia的合音,读如阳平声。一是难做之意。如“咯道数学题总算不出,腻死人。”二是讨厌之意。如“他老是来找我,蛮腻人。”三是吃东西很满足、足够之意。多表示油腻之物,如吃肥肉,多吃一两块会说“恰腻哩。”但其他东西吃多了也会如此说,如“老是恰萝卜,恰腻哩。”腻字如读阴平声,往往形容女孩子或小孩可爱和讨人喜欢。如“咯只女崽哩蛮腻,”相当于“嗲”。

第二个是“息”字活用。读音同“歇”(xie,阴平)。本义休息,如“走累了,歇一下脚。”从休息的含义引申到玩的多方面。一是玩乐都称歇。如“好玩”说作“好歇”“打扑克歇。”“去吉安歇下哩。”二是指关系。关系好说作“我俩歇得好。”三是暗指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如“他歇了她。”

第三个是“老者”。“者”字不读zhe,而是与“打”字同音,可能是古音的遗存,专指年龄大的男性。儿子、儿媳也会背称自己的父亲“老者”,如在跟别人说起父亲时,“我家老者在田里做事。”此时说是专指父亲,听者很清楚。但当面不能称父亲为老者,否则视为不尊。

夫妻年龄大了,妻子称丈夫也会叫“老者”,属昵称,背称和面称都有。如“老者,你快去担担水来。”向别人介绍丈夫时,会说“咯是我屋里老者。”此时的老者是专指丈夫。其他女人们决不能面称别人的丈夫为老者,否则会引起误会以为有不正当关系。另外,形容一个年轻人显老或没精神,也会说“像个老者。”

第四是女性称谓严格分年龄段和身份。幼女称“女崽哩”,未出嫁的少女称“小娘(niang,阴平)”,或称客(ka,阴平)娘,在娘家做客的意思。结婚了的称女客((ka),也有称“娘妇人”的,这是已婚妇女的专称。如称未出嫁的女孩为女客,是极大的侮辱,会跟你拼命的。

如今青少年基本上都说普通话,但不少长辈还会教他们说家乡话,会“双语”。方言是小农经济时代宗法观念的遗留,又包含着不忘祖恩、热爱故土的感情。我期盼,吉安的后代们不仅会说好听的普通话,也会说亲切的家乡方言,多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