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红六军团:调虎离山启西征

     

红六军团领导群雕  

■袁卫生 刘祖刚

1934年7月23日,为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五次“围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电令红六军团撤出湘赣革命根据地,组成“中央红军长征侦察、探路先遣队”,突围西征至湖南中部开辟新的根据地,并向北与贺龙、关向应的红二军团取得联系。

接到电令后,正攻打遂川衙前炮楼未果的红六军团一部果断撤至横石、新江口地区,全力为西征突围作战前准备。此时的湘赣苏区被国民党军队压缩在永新牛田周边的几十公里之内,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吉安、敖城、永阳一线,有敌23师李云杰驻扎;敌28师王懋德、独46旅鲍刚盘踞在泰和、遂川、衙前、五斗江、息罗一线;77师罗霖在遂川;63师陈光中占住莲花、禾山一线;53师李抱冰在永新、敖城之线;15师王东沅集结在黄坳、息罗;16师彭位仁在川峰、茨坪;62师陶广集结在龙沅口、峨岭仙,四周共计有敌军8个师1个旅。

经过彻夜的紧张研究,军团首长在突围的时间和突破点上,作出最后的决策:首先将西征主力部队从碧江洲(碧溪)陆续潜行至遂川衙前、横石、五斗江一带,第一时间突破衙前到五斗江地区的敌人内层封锁线,拔除沿线50多个碉堡和炮楼。然后不分昼夜地向西南疾进,一鼓作气,穿越遂川五斗江至湖南桂东之间的藻林(草林)、左安、高坪三道封锁线,跳出敌人战役包围圈,前进到桂东以南地区。

8月4日下午,时值夏末秋初,赤日炎炎。为了调虎离山,打开军事封锁缺口,奉命留守湘赣根据地,驻扎在双桥潭溪的地方独立第五团,遵照军团长萧克的密令,虚打着红六军团的旗号,经过湾洲、东垓,每人扛着一根竹子扎竹排,渡过蜀水河,突然出现在赣江西岸的万安潞田下东和沙塘(银塘村)一带,声称要兵分三路,突破敌阵东渡赣江。红独立五团的战士很多来自吉安东固、河东,熟悉地形,游击经验丰富。一时间,国民党统治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国民党粤军、赣军各部,闻讯后仓皇出动,前堵后追。蒋介石听说红六军团要强渡赣江东进,深恐其与中央苏区的红军靠拢,不利于“围剿”,赶紧调集各路驻兵,重新布防并紧缩包围圈,妄图逼迫红军背水作战。

这一支称做“红六军团”的部队,沿着赣江两岸,时隐时现,神出鬼没,牵着敌人的鼻子兜圈子,连续游击了几天,牵制了东线乃至于南线、北线的敌人,也麻痹了西线的守敌。等到完全打乱了敌军原来的部署后,突然班师回返,销声匿迹了。前堵后截的敌人找不到红军主力,只好“望江兴叹”。这为红六军团顺利地从西线突围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和时机。

8月5日,正当红独立五团活跃在赣江西岸时,红六军团以两个团的兵力,打着外出“筹款筹粮”的幌子,神速地攻占了敌内层封锁线上的支撑点———衙前,扫清了衙前至五斗江沿线的碉堡、炮楼,全歼当地保安队第三中队,活捉队长王邦杰,建立了西征的侧翼掩护阵地。

8月7日下午3点,红六军团全军9758人,由红独立四团引路,分三路从西南方向突围,开始西征:一路17师从碧江洲(碧溪)出发,经五斗江、毛桃到达藻林(草林);二路18师从横石、新江口经五斗江、大坑至藻林;三路16师从衙前经大坑、上坑、遂川县城至藻林,三路兵马于8日下午先后到达藻林。9日,攻占左安,10日,占领高坪。

被红独立五团的军事行动所迷惑和牵制在东线的敌军,惊悉红六军团已突破三道封锁线,方才如梦初醒。当他们揣测到红军的西征真实意图后,急令湘军第15师和第16师尾追红军,粤军也以6个团的兵力兼程北上,妄图将红军包围在桂东、上犹和遂川之间的地区“聚歼之”。

红六军团审时度势,抢抓突围战机,军团长萧克命令部队昼夜兼程,打着国民党军的番号,抛弃不必要的辎重轻装前进。在克服了酷热、疲劳和饥饿等诸多不利因素后,于猴子岭再次突破了桂东寒口到广东的封锁线。

8月11日中午,红六军团到达湖南桂东寨前圩,胜利地跳出了敌人的战役包围圈。12日,在寨前圩召开西征胜利誓师大会,正式宣布红六军团的领导机关:萧克为军团长兼十七师师长,王震为军团政委兼十七师政委,任弼时为红六军团的最高领导机关———军政委员会主席,统帅红六军团的西征。

靠着红独立五团的兵出双桥,在赣江西岸下东、沙塘的“佯动”牵制,红六军团声东击西,自8月7日由遂川横石开始西征起,至10月24日到达贵州印江县木黄,与红二军团胜利会师为止,共越过敌人四道碉堡封锁线,摆脱10倍于己的兵力追堵,转战两个多月,行程5000余里,以伤亡近一半的巨大牺牲,有效地牵制住湘、鄂敌军,起到了为“中央红军长征侦察、探路的先遣队作用”,拉开了全国红军万里长征的磅礴序幕。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