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秋溪村红军井的由来

■吴兴明

永丰县藤田镇藤顺社区秋溪村村口,有一口水井,人们称它为红军井。

1933年秋,中国工农红军取得了粉粹国民党军第四次“围剿”的伟大胜利以后,红一方面军(即中央红军)奉命在苏区的永丰县藤田地区休整。

就在这个时候,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诞生6周年,也为活跃部队的文体活动,经请示中央军委,中央红军拟定在藤田休整的间隙,举办一次赤色体育运动会。

这次“战火中的军运会”,比赛项目分为军事、政治、体育、文化4个大类,62个小项目,6000多名体育健儿参加各种赛事的比拼,规模空前。

面对如此盛大的体育运动会,时为江西省苏维埃主席的曾山,首先就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军运会选择在江西永丰苏区举办,这说明中央红军看好这片红色土地,作为地方政府的我们,一定要为军运会创造最优越的比赛条件,要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大到运动员饮食住宿,小到供应茶水,一项也不能落下。

为此,曾山风尘仆仆地赶到藤田,马不停蹄地奔往为红军运动员准备的驻地,检查和指导整个军运会后勤保障工作。

秋溪村坐落在藤田集镇右后侧2华里处,是一个只有几十来户的小村庄。一条小溪流在村前潺潺流淌,溪流对面是一大片平坦的农田,经过平整,计划用于篮球、排球、足球、兵兵球等体育比赛场地。这些体育项目的300多名体育健将、裁判以及工作人员就安排在秋溪村宿营。

在藤田区苏维埃主席肖三多的陪同下,曾山来到了为球类运动员准备的驻地秋溪村。一走进村子,细心的曾山就发现,秋溪村紧靠山边上,地理位置较高,整个村子的村民饮用水,仅靠村庄前面的一条不算太大的溪流。曾山看到这里,皱起了眉头:眼下虽然夏天过去,但是,正值秋伏季节,天气炎热,溪流也因为天干物燥,流量减缩。军运会的举行,一下子增加几百号运动员驻扎,这溪流,别说是用水,甚至连饮水都可能成问题。如不及早采取措施,势必导致军民的饮用水困难,其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曾山和肖三多一道,找来了秋溪村农协会主席吴有钱,把他们的发现和想法同吴有钱进行了交流。吴有钱听罢曾山的一番话,用手一拍大腿,说:“曾主席,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为了确保红军体育运动员能喝上干净卫生的水,曾山接着说:“唯一能补救的办法,我们必须立即在村里打一口水井,解决饮用水问题。”

吴有钱听说要在村里打井,心里十分高兴,可是转念一想,秋溪村地理位置这么高,要想打井,可能有难度。吴有钱想到这里,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曾山。

曾山站在村庄较高的位置,仔细地察看了一番秋溪村地形地貌,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胸有成竹地对吴有钱说:“村口那片水稻田边,有一小块比较低洼的空地,在那里打井,不仅能打到水,水质可能也不赖。”

吴有钱既是个热心肠,也是个急性子,选好打井位置以后,便立即找来几个身强力壮的农协会会员,还带来了钁头、土箕等打井用的工具。

这里是一块稍微低洼的地段,溪流从一侧流过,旁边还有一棵大柳树,这里确实是打水井的最佳选择。

群众听说村里要打水井,纷纷跑来看热闹。吴有钱还特意拿来一挂鞭炮,“噼里啪啦”响了一通,以示庆贺。

曾山看到群众这么盼望打水井,心情特别高兴,从农协会会员手里接过钁头,抡起就挖。村里的群众见曾山亲自动手打井,纷纷加入了打井的行列。

仅半天的功夫,就挖到六尺多深。就在大家准备继续往下开挖的时候,突然地底下汩汩地冒出水来。人们一片欢呼:“出水啰,出水啰,红军将士能喝上干净卫生的井水啰!”

有道是,人心齐泰山移。砖头、细沙、石灰等原材料立即运到了新开基的水井一边,村里的泥水匠老吴头大显身手。人们拌砂浆的拌砂浆,提砖的提砖,仅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一口新水井很快就完工了。

第三天一大早,吴有钱拿着吊桶,来到井边,他要亲口品尝井水质量。他打起一桶水,舀了一勺井水,喝了一小口。井水冰冰凉凉,还透出一股甜甜的味道呢!

军运会开始了。比赛场上,不仅有生龙活虎的体育健儿,还有妇救会送水队给战士们送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