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远去的马铺前

马铺前,是老吉安城西郊的一个地名,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

马铺前的地名始于何时,我已无从可考,现可查证的是在《吉安市志》清代街市图中,已然有其名。它处于吉安永丰门外,是向西出城的必经之路。

古吉安有五座城门,位于城北的嘉禾门,俗称北门;位于螺湖桥边的迎恩门,俗称东门;位于金牛寺旁的焕文门,俗称南门;位于书街口的魁聚门;还有就是位于孔家湾旁的永丰门,俗称西门。

马铺前地形独特,像城内伸出的一个犄角,又似一个半岛。它南靠孔家湾,东、北面是护城河,西面是与之平行的长岗岭。

护城河宽约七八十米、深约十几米,中间有六七个水塘相连,像一个巨大的沟壑。它从西门口向北延伸千余米,到下马铺前的山神庙,向西拐了一个弯,往前300来米,然后向北而去。马铺前人称之为“壕沟”。1936年吉安古城墙拆除后,壕沟失去了护城作用,渐渐成为马铺前菜农种菜的场所。进入1990年代,壕沟被填平,先贯通了鹭洲东路,又建设了米西大厦、西门口小区和庐境园小区。马铺前地势与城内同高,自古是兵家用武之地。当年太平天国的队伍就是从马铺前挖地道攻进城内的,后来曾囯荃率清军也是从这里进攻,炸毁城墙的。1970年代,马铺前一刘姓菜农在壕沟边上盖房,打地基时挖到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洞,疑是当年的地道。

夹在马铺前和长岗岭之间的那一马平川,马铺前人称其为河背陇。陇间散落着一长串珍珠似的水塘,铜鼓塘、邱家塘、摇篮塘等是我儿时与同伴游泳戏水、摸鱼捉虾的去处。河背陇下多有砂砾,老人们说这里原是一条河道,与后河相通。1960年代开始,这里修建了井冈山大道,现在大道两旁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马铺前西北方向有个地方叫大校场,城内还有一个地方叫小校场,是军队练兵演武的去处,有人依其名推断马铺前原是兵士们饲养战马及马匹交易的地方。历史的尘埃已经将当年厉兵秣马的痕迹掩埋。

我从老人们口中得知,在清朝科举年间,各县为了方便本县生员到吉安府参加贡生选拔考试,纷纷在马铺前建立生员食宿的学馆。

马铺前的一座座深宅大院证实了老人们所言不虚。我家解放后住的“南湖试馆”以及“东固轩”“安固轩”等十余座不具名的院落,处处彰显与普通民居的不同。

众多院落依然是具有江南特色的青砖黛瓦,蓝灰割线,与众不同的是它的规模宏大。“南湖试馆”在铁佛寺的南面,其大门朝北,由一栋正房、一排后厢房及大门两边的偏房组成,东西各有一个小院且有围墙。正房居中,四周有回形通道,正房和后厢房楼上楼下有房间20余间。整座建筑的墙壁上都镶嵌着“南湖试馆”字样的砖块。土改后,里面住着10余户人家,我家就住在右后厢房。

南湖试馆的东面,是“安固轩”。大门朝东,它由一栋正房和一排后厢房组成,其独特之处在于大。正房堪比农村的大祠堂,一楼仅房间就有十余间,中间有个天井,大厅内十分亮堂。值得一提的是在1960年,“安固轩”曾是马铺前社员的大食堂。

“东固轩”在铁佛寺的北面,与“安固轩”不同的是它有两栋正房,其院墙堪与正房的屋檐同高,后院南面有一侧门通往铁佛寺。

2011年,在旧城区改造中,马铺前众多上百年的院落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座终日梵音晨鼓、香火不断的铁佛寺,还有一条沥青铺就的“马铺前路”,它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马铺前。

现实与历史仿佛有着默契。在“南湖试馆”“安固轩”旧址建设的小区取名为“学府公馆”,在“东固轩”旧址上建设的小区取名为“学府御园”,既是人们对吉安人民文风昌盛的希冀,也是对庐陵文化源远流长的企盼。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