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又见春光到楝花

门前院子里的柴火堆里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一根嫩绿的树苗来,等长大了才知道是一棵苦楝树。“苦楝树”在我们家乡和“可怜树”谐音,母亲认为不吉利,就用铁铲将树苗铲掉。哪曾想,第二年又从根部长出枝叶来。母亲索性把一堆柴火堆满,顽强的苦楝树从柴火堆里冒出来新苗。就这样,苦楝树留存了下来,生长迅猛,不到两年时间,就和院墙比肩齐高了。

暮春时节,苦楝树初吐嫩绿,几场绵绵春雨过后,苦楝花开了。繁密的树叶间紫白相间的小花,一簇簇,一串串,挤挤挨挨,密密匝匝,满树可观。一簇簇碎花染在枝头,虽然细小,但挨得紧,挤得密,花色淡紫,远看淡紫如烟,像笼着一层霞光。微风吹过,藏掖在浓密叶子里的细小花儿便露出了羞涩的容颜来,白中透紫的小花星星般满缀在浓密的油绿间,让人想起母亲身上那件蜡染的印花布衫。

苦楝树发枝开叉后,母亲就将竹篙搭在苦楝树的树杈上,用来晾晒衣服。又害怕竹篙滑落,用铁丝把竹篙和苦楝树绑牢。日子久远了,苦楝树的树杈上便勒起了一道深深的痕迹。等母亲察觉后,赶忙把铁丝解开,但细细的铁丝在就嵌入到苦楝树的树干里去了,怎么拔也拔不出来。母亲只好拿来钢丝钳将铁丝剪断,任由铁丝长进树干中。时间久了,外皮就把铁丝包裹了进去,很快就愈合了伤口,便长出了一个大大的瘤包。

兴许是围墙下经常有鸡鸭逗留,树底下也积肥吧,苦楝树生长得迅猛,特别是在春天,树枝像一把巨伞一般,枝繁叶茂,树枝恣意向四周延伸。由于长得太茂盛,以至于将邻居家的门口都遮挡住了光线。母亲见此情景,就搬来木梯,爬上去将遮挡住邻居家的那些树枝全砍下来。苦楝树一半茂盛,一半光秃。苦楝树的叶子不大,但是比较浓密,夏天的晚上,月亮初上,繁星点点,人们喜欢在有苦楝树的院子里乘凉,既可享受树叶轻摆带来的阵阵凉风,又可以看到透过树叶的缝隙轻洒下来的摇曳的月光。邻居们搬张竹椅或是板凳,有些干脆就带草席直接铺在地上,或躺或坐,聚集在苦楝树下说说家常。夜晚的苦楝树下热闹了起来,月光之下,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倾吐的地方。在物资匮乏的年代,人们为生计发愁,在苦楝树下说说笑笑,彼此安慰,相互扶持,暂时忘记忧愁和烦恼,拥有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温暖。

秋季,苦楝树上结满了青色的果子,我们就会爬上树,摘下青果,制作一种武器。把竹片放在小火上煨弯,中间钻一个眼子,把一个带把子的竹销安装在眼子里,四五根橡皮筋绷在竹销尾部。把一枚苦楝果插进竹销里,用力拉下橡皮筋,瞄准目标,随着“啪”的一声脆响,苦楝果“嗖”地弹飞了出去。那时最喜欢抓坏人的游戏,谁也不肯扮坏人,大家只好用抓阄的办法,抓到了的自认倒霉。两队分好后,“战争”随即开始了。随着“啪啪”的声音,苦楝果四处横飞。只闻“哎呦”一声,就知道有人“中弹”了。还别说,看似软软的苦楝果,打在头部还是很生疼的。只要“战争”开始,树上的苦楝果最为紧俏。小伙子爬上苦楝树,一枝枝苦楝果被摘下,运往“前线”。我家院墙的砖也踏翻了,瓦也踩破了。母亲见状,也是无可奈何摇了摇头。

自从搬离了农村,现在我们已经很少回去了,偶尔春节回家,儿时曾经在我们家庭院里苦楝树下闲聊的老邻居们总会过来坐坐,说说那时的事和那时的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