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一盘嗍螺醉恩江

初夏黄昏,晚霞燃红了恩江古城。

陪同远道而来的三位友人,沿着明代古城墙,漫步徐行在恩江河畔。一群鸟儿在低空盘旋着,又从我们的头顶掠过。

驻足在始建于南宋时期的小石拱桥上,极目远眺,天边霞光云海、近处江渚沙洲。临近晚餐时分,我寻思着该用什么“饕餮大餐”来待远客呢?

“好想吃嗍螺呢!”友人似乎早有预谋,言谈中对我莞尔一笑道:“要不,今晚你就请吃嗍螺哈!”

我口舌生津,忙不迭应允着。

一行人走出静谧笼罩下的欧阳修纪念馆,旁边的古城夜市已是华灯初放,撩开面纱。

轻步踩过青石铺就的街区路面,已看不到来时路旁树梢枝头蹦跳的小鸟。步入青砖黛瓦飞檐斗拱碧水间,灯火摇曳夜云天的河畔夜市,空气中弥漫着的香辣酸甜,牵引着我们加快了脚步。

在嗍螺面前,还等什么呢,快走吧。停步于一家名曰“荷塘月色”餐馆,安静幽雅,食客频频而至,落座后点了蒸、煮、炒不同口味嗍螺各一大盘。

静待上菜时。“你咋个对永丰嗍螺格么熟悉,说说吧?”我把疑惑抛向友人。

“你不知道哇,我也算是半个永丰人啊。”她说自己少时跟随在永丰工作的父母,在恩江度过了自己的中学生时代,对第二故乡这道独具特色的地方美食,保留着经久难忘的记忆和享用不倦的乐趣。

我不知道,好吃又善吃的永丰人,始于何时,把起于小溪河流或田间池塘里的螺变成了餐桌上的珍馐。但我清楚,一年里有三季,都可吃到嗍螺。初夏时节,螺蛳肉质肥厚,是一年中味道最为鲜美的时候。

嗍螺端上餐桌,热腾腾、香扑鼻。顾不上戴手套,直接上手,哪管什么矜持和淑女绅士形象,撮起双唇一嗍,肉下肚,味留舌,壳放桌,“嗍--嗍--嗍”此起彼伏,像极了荷塘里的鲤鱼儿在出水吮食。灯光下,大家一脸的迷醉,极不情愿地空出一只手,端起啤酒杯“一口闷”,便又投入到这你嗍我嗍大家嗍的品食中。

此番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窗外月色正好,室内酒食正酣。

不多一会儿,人人面前螺壳成“山”,手头上的汤汁也是不忍浪费的,吮吸着手指,咂巴着嘴,吃到大汗淋漓,直呼过瘾,方显吃嗍螺的豪情与畅意。若是放不下架子,非得借助牙签一点点挑出螺肉来吃,委实淡去了带汤汁一口吸出螺肉的那份快活惬意。

出得店来,夜色中的恩江城,更添了几分迷人的古意,灯火阑珊处,食客微醉归。

俗话说:“嗍螺好吃,却费工夫”。在小溪河沟或田间池塘里,摸拾起来田螺后,需反复搓洗外壳,并置于清水中净养几天,换水若干次,净沙去泥除气,再用老虎钳把一颗颗螺尾剪去,劳得虎口痛,才换得一鲜螺。

各家餐馆嗍螺的口味特色,也因配制调料不同、大厨火候把握不一而有所差别,但炒嗍螺的基本过程却是差不离的。用热油旺火,将洗净后的田螺伴着配料倒下油锅,一番爆炒,直至鲜香四溢,螺口掩皮脱落,再加盐、啤酒文火盖煮,待汤汁微收,即可起锅摆盘,撒上几抓香菜,些许葱花,生熟相间,客官,您的嗍螺来啰!

白天逛古城,晚上吃嗍螺。被恩江河滋养的千年古城,不仅拥有半城诗意让人们存放浮躁的灵魂,还有半城烟火让彼此牵挂着人间至情。

精彩推荐